李伯军导师主页
基本信息
姓名: 李伯军
职称: 副教授
单位电话: 0731-58298196
电子信箱: libojunbon@126.com
办公室: 国际法学
个人主页:
http://202.197.224.66:8084/gmis/dsgl/dsfc.aspx?id=E2DC3C63D26ED069A3628BD14C0576BF
个人简介

李伯军,男,汉族,1976 年12月22日生,湖南省益阳市人。现为湘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湘潭大学军事法研究中心主任,湘潭大学非洲法律与社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1999 年 6 月,毕业于湘潭大学外国语学院,获法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2002 年 6 月,毕业于湘潭大学法学院,获法学硕士学位,同年任教于湘潭大学法学院;2005 年 6 月,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2006年9月,应邀参加国际刑事科学欧洲高级培训项目(ETHICS)亚洲地区国际刑法学术研讨会;2007年4月,参加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主办的国际人道法中国高校青年教师培训班,并获结业证书;2012年5月,成功组织承办第二届中国军事法学青年学子论坛研讨会;2012年6月,受日本同志社大学的邀请赴日本参加“同志社人道干涉国际学术研讨会”(Doshisha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2015年9月,应邀赴瑞士洛桑大学“国际法、比较法与欧盟法研究中心”(CDCEI)做访问学者一年。目前,主要从事国际法学、军事法学和非洲法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主讲课程

1.为我校本科生主讲的课程主要有:国际公法学、国际经济法学、国际商法学等。
2.为我校研究生主讲的课程主要有:国际法学专题研究、武装冲突法(国际人道法)、国际投资法专题研究、国际关系学等。
3.湖南省精品课程《国际经济法学》辅导教师。

研究方向

国际法学、军事法学、非洲法学

科研项目

主持的主要项目

1.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海外军事基地的国际法律问题研究》(项目编号为:13CGJ023)

2.教育部项目《联合国集体安全制度面临的新挑战——以武力打击索马里海盗为视角》(项目编号为:09YJC820098)
3.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交战国的军事需求与国际人道法之间的关系》之子课题《国家的军事需求与国际人道法之间的关系(民族自决与武力之使用问题、人道主义干涉问题)》(项目编号为:07JJD820164)
4.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全球安全基本法律问题研究”(项目批准号:12JJD820004)之子课题《国际安全与国际法传统部门》

5.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非洲国际法:成就、问题与前景》(项目编号为:08YBB065)
6.湖南省教育厅一般项目《论不干涉内政原则在当代所面临的挑战》(项目编号为06C862)
7.湖南省法学研究基地项目《“泛非主义”与非洲区域国际法》(项目编号为:08fx06064)
8.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之横向项目《当代非洲国际组织》(项目编号为:08ASS021)

9.湘潭大学博士科研启动项目《不干涉内政原则的概念探讨——国际法与国际关系的视角》(项目编号为:05QDB23)
10.湘潭大学非洲法律与社会研究中心基地项目《非洲区域组织法研究》(项目编号为:05jd11)
11.湘潭大学教学改革研究项目《国际法双语教学模式研究》(项目编号为:[2009]33号)
12.湖南省教育厅2011年普通高等学校教学改革项目——“复合式教学法”在国际法教学中的应用研究(项目编号为:湘教通[2011]315号)


参加的主要项目: 

1.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全球基本安全法律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2JJD820004)之子项目《国际安全与国际法传统法律部门》

2.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重大研究项目《联合国改革的重大国际法问题研究》(项目编号:05JJD820006)

3.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国际人权保护与国际干预之关系研究——兼论联合国地位与作用的变化》(项目编号为:04CGJ006)
4.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非洲涉外民商事纠纷的多元化解决机制》(项目编号为:08CFX055)
5.教育部青年项目《体系转型与当代国际法的使命――以国际法的社会基础及其运行机制为视域》(项目编号:07JCGJW001)
6.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非法律合作的历史与发展》(项目编号为:07BFX013)
7.教育部专项项目《非洲法研究》(项目编号为:教外司亚[2005]479号)

8.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从国家竞争到全球治理的博弈演进机制研究》(项目编号为:05ZC28)
9.湘潭大学改项目课题《中国和平崛起背景下在校大学生国际法学知识教育模式与实践研究》(项目编号为:[2007]31号)
10.司法部一般项目《非洲人权保护制度研究》(项目编号为:09SFB5035)

11.2014年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教学改革研究项目《基于法学实践教学社会调研的模式研究》(湘教通〔2014〕247号)

12.湖南省社科规划办项目《非洲投资法研究》(项目编号为:201011000902018)

 

科研成果

个人著作

1.李伯军著:《不干涉内政原则研究——国际法与国际关系分析》(专著),湘潭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2.李伯军主编:《简明国际法实用教程》(全国应用型系列法学教材)(教材),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3.李伯军著:《当代非洲国际组织》(当代非洲发展研究系列)(专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4.李伯军编:《21世纪的战争与法律——问题、挑战与前景:第二届中国军事法学青年学子论坛文集》(文集),湘潭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5.李伯军著:《联合国集体安全制度面临的新挑战——以武力打击索马里海盗为视角》(专著),湘潭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6. 李伯军(执行)主编:《非洲法评论》(2015年卷),湘潭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7. [尼日尔]阿卢赛尼.穆鲁著,李伯军译:《理解非洲商法协调组织》(Comprendre L'OHADA)(译著),湘潭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8. 李伯军著:《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非洲法》(专著),湘潭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参编著作

1.《国际法》(21世纪高等院校法学系列教材),湖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

2.《人权国际保护与国内实践研究》,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3.《巴西——飞机出口融资计划案》(WTO经典案例丛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4.《中国对非投资法律环境研究》(非洲法研究丛书),湘潭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代表论文


 

1.《武力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合法性问题》,合著,载《法学研究》2003年第6期。该文后被《中国国际法学精粹(2004年卷)》(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所全文收录。

2.《论国际法上“内政”概念及其发展》,独著,载《法学评论》2009年第2期。该文后被为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国际法学》2009年第9期全文转载,还被 《中国法学文档》2011年第8辑收录,并由元照出版有限公司出版发行。
3.《国际人道法与人道军事干涉》,独著,载《武大国际法评论》2010年第11卷。
4.《对美国“先发制人”军事战略的对外政策和国际法分析》,独著,载《政法论丛》2003年第6期。该文后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国际法学》2004年第2期全文转载,后被《中国法学精粹(2004年卷)》(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所全文收录。

5《论网络攻击与国际法上国家自卫权的行使》,独著,载《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12年第2期。
6.《非洲国际法初探》,独著,载《西亚非洲》2006年第2期。
7.《国际法离我们到底有多远?》,独著,载《法治研究》2012年第3期。
8.《对个人作为国际法主体问题的重新认识》,独著,载《河北法学》2004年第5期。
9.《人权的国际保护:成就、困境与前景——政治、法律与伦理的多维视角》,独著,载《武大国际法评论》2007年第6卷。
10.《简论国际法中的单方法律行为》,独著,载《理论界》2006年第7期。
11.《论国际法上界定干涉存在的问题》,独著,载《湘潭大学学报》(哲社版)2007年第4期。
12.《论我军开展武装撤侨的法律问题》,独著,载《法治研究》2012年第12期。
13.《非洲妇女在武装冲突中遭受性暴力的人权保护法律问题及对策》,排名第一,载《广州大学学报》2012年第5期。
14.《对国际法课程教学方法之运用的几点思考》,独著,载《高等教育研究》,湘潭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15.《非洲国家的法律援助制度探讨》,排名第一,载《西亚非洲》2007年第5期。
16.《WTO框架与推进国际经济新秩序》,独著,载《理论探索》2006年第1期。
17.《非洲商法协调组织与中非经济关系》,独著,载《湘江法律评论》2011年第10卷,湘潭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18.《第二届中国军事法学青年学子论坛研讨会综述——“21世纪的战争与法律:问题、挑战与前景”》,排名第一,载《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12年第3期。

19.《21世纪的战争与法律:问题、挑战与前景》,独著,载《中国国际法年刊》2012年卷。

20.《全球治理:中国不干涉政策与国际法》,独著,载《太平洋学报》2014年第9期。

21.《论网络战及战争法的适用问题》, 独著,载《法学评论》2013年第4期。

22.《“美利坚帝国”语境下之当代国际法的境遇》,独著,载《国际关系与国际法学刊》2015年第5卷。

23.《我国领土安全之法律保障问题概论》,独著,载《国际法与比较法论丛》2015年第24辑。

24.《“欧洲中心主义”阴影笼罩下的非洲法:“沉沦”还是“重生”?——基于一种历史进路的研究视角》,独著,载《非洲法评论》2015年卷。

25.《“国际共同体”内涵之界定与历史演进——兼论“中国道路”的当代启示》,独著,载《国际关系与国际法学刊》2016年第6卷。

26.《确定“岛礁主权归属”之南海九段线的法律问题》,独著,载《中国军事法学研究前沿》2015年卷。

27.“An Almost Impossible Task : 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 in the 21st Century”,in Journal of Global Studies, an occasional supplement, Doshisha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Global Studies, 2013.

28《论海外军事基地的国际法律地位问题》,独著,载《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4期。

学术观点

1.从根本上讲,以科技主义、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等意识形态为基础的西方现代性(包括民族国家、国际法、国际组织等衍生物)并不能带给人类永久的和平。

(1)与家庭、团体和个人是国内社会中最基本的组成细胞所不同的是,国际社会的基本构成单元依次却是(民族)主权国家、政府间国际组织和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因此,国际法的本质乃是主要调整(民族)主权国家之间关系的有关规则、原则和制度的总和。当代国际法体系脱胎于近代欧洲国际法,而近代欧洲国际法却又发轫于17世纪中叶欧洲大陆所诞生的“威斯特伐利亚和约体制”(The Peace Treaty of Westphalia)。实际上,认识到上述两个基本历史事实对于当今国际社会谋求建立持久的和平、稳定与秩序非常重要。对于前者,自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在国际上一直极力宣扬人权观念似乎给世人一种错觉:引导和主导国际关系运转的是个人而非国家!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国际社会当中是“(民族)主权国家”而非我们“个人”主导着国际关系。换句话说,只有(民族)主权国家才是决定我们每个人福祉和命运的根本因素,而绝非所谓的“NGO”或“个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一直以来缺乏(民族)主权国家保护的可怜的巴勒斯坦人和悲惨的库尔德族人苦苦追寻建立自己独立(民族)主权国家的原因所在!对于后者,因为自世界近代历史诞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主导和支配着国际关系,当然也主导着绝大部分国际法规则的制定、实施和解释等,基于个人主义的现代人权保护观念主导了整个现代国际法的发展进程。自近代以来,崇尚个人主义的现代西方文明尽管给全世界带来了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和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但也给人类欲望的释放提供了无尽的空间和想象力。

(2)在今天,我们时常发问,这个时代和社会会变好吗?很遗憾,真实的答案很有可能是,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个社会正变得越来越糟糕:西方现代性所造就的科技主义(将地球和大自然视为人类所改造、开发、索取和管理的客观对象,对大自然缺乏应有的敬畏感)、个人主义(自私自利与自我观念的膨胀不但导致人与人之间以及国家与国家之间不断陷入恶性竞争和争斗状态之中,而且也导致每个人都缺乏应有的谦逊品质)、市场主义(企业对利润最大化的追逐而必然造成对自然资源的过度浪费和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消费主义(消费经济理论的无比政治正确性不但助长了不必要的浪费,也放大了人性的贪欲)、自由主义(过分强调对个人欲望的满足以及对市场和社会的自由放任,从而导致市场和社会经常陷入无序和混乱的状态)、物质主义(现代社会所创造的大量物质财富使得个人陷入了物欲横流的枷锁之中)、拜金主义(现代商品社会使得货币成为了兑换一切物质财富甚或精神财富的唯一通行证,进而导致人类对金钱的顶礼膜拜显得无以复加)、享乐主义(人类在现代社会中所能支配和享受得到的物质财富和产品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代,及时行乐和享受成为了现代人的主流观念)、纵欲主义(在基于个人主义、消费主义、享乐主义和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渲染下,现代人以所谓不可辩驳的人权、人性的名义放纵自己的欲望,并且通过法律予以正当化和合法化,正所谓“法无明文规定不违法”,“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等各种经济和社会衍生物正在不断侵蚀人类固有的精神和灵魂家园,个人、团体、组织和国家正因此而陷入物质利益的无序竞争与无休止地争斗之中,我们正沉沦在现代各种物欲和情欲的漩涡中而不能自拔!这对于人类社会一直以来所渴求的持久世界和平与安宁的发展理念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时代悲剧!因为从长远来看,这种过份侧重保护个人权利和满足个人一己私欲的现代西方文明无法从根本上制约住人性的私欲过度膨胀给全世界带来的各种潜在破坏力,当然也就无法给世界带来持久的和平与秩序。因此,广大发展中国家对国际关系影响力的高低实际关乎全世界的持续和平与长治久安。其中,中国在21世纪的复兴和发展的故事无疑给世界文明带来了一线新生机和希望!这主要是因为,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并没有如许多非洲国家和印度那样过早拥抱和实施西方的政治民主化,这样就避免了因过早实施民主化和对个人私权的保护而无法集中国家权力推进国内各项改革的结果,而是始终坚持强化中央政府的权力和国家主权,同时这样也能抵制住外部西方力量的干涉;另一方面,与西方文明从本质上热衷于向外扩张和过度追求人性张扬和欲望释放的特点所不同的是,中国文明中的“儒释道”文化尤其注重我们个人内心心性和人格的自我提升、修炼和完善,倡导和谐、谦逊、节制的人生社会观念,而这才是人类走在走向物欲横流的现代物质社会过程中能最终回归“自我”的希望所在!就此而言,无怪乎英国伟大的历史学家汤因比教授曾经做出了一个极富远见和洞察力的预言:21世纪拯救人类社会的将是中国的“儒教”和“大乘佛教”!


2.国际法作为主要调整国家之间关系的法律制度,原确系以往世界各主要地域文明所共有的一种“特殊”之法律制度,然国际法学这门学科却最终孕育与发轫于近代欧洲大陆是也。故而,国际法学于中国来说实在乃一“舶来品”。


3.近代中国以来,中华民族从“引进”国际法、“接受”国际法、“利用”国际法到今天基本“认同”国际法的合法性存在,确乎经过了一个极为曲折之历史发展过程,从其中我们乃可窥见中华民族谋求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曲折探索之路,实也反映了吾中国对国际法之基本态度的变迁之历程。所幸今日之中国,开始幡然醒悟,不再沉浸于“泱泱大国”的自我陶醉之中,吾国家和政府力主改革开放之良策,借经济全球化的东风,以“和平崛起”的全新外交和国际法理念重新屹立于世界舞台上,实乃我中华民族和华夏儿女之福祉所在。然而,我们应时刻铭记的是,当代中国的任何改革开放之政策和法律的制定和出台,都必须以“中国作为一个历史久远的文明国家”这个历史事实为基础,否则,中华民族在当代世界舞台上的复兴也将不可能最终得以实现。当然,吾国也须始终警醒的是,正如有学者曰:生为中国人的困难在于,来到这个世界之日起,就为一套完整的思想文化体系所笼罩,即以本民族为中心之“天朝意识”。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不冲决这个思想之罗网,要如实地认识世界、认识本国只是一句空话,更谈不上正确处理本国与外国的关系。以此观之,这种根深蒂固的“天朝意识”注定了我们无法从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中孕育出以“国家意思自治和主权平等”为核心原则之近代国际法之观念。故中国传统之“厚重”历史文化在一定意义上也正是阻碍近代民族主权国家建制和国际法在近代中国得以产生和发展之重要原因,当然也就注定了近代中国沦落为西方列强之半殖民地之屈辱结局。“中国人之现代化过程就是中国人文化心理结构世界主义化之过程”,实乃当今之警示良言也。


4.故今日之中国,于内,惟有在充分尊重、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儒释道文化的基础上,坚定不移走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国家之道路;于外,惟有主动融入当今之世界,接受、认同和利用国际法之规则,积极参与制订新的国际法律之规则,依法享受其所赋予的相关国际权益,勇于承担有关国际义务,因应世界发展之潮流,共同推进国际社会之法治化进程,此实乃吾华夏中国再度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之正确路径也。

 

社会兼职

1.中国军事法学青年学子论坛常务副会长

2.湘潭大学军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3.北京市军事法学会特邀理事

4.湘潭大学非洲法律与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

5.中国非洲问题研究会理事

6.《非洲法评论》执行主编

7.湘潭仲裁委仲裁员